易到:鹰的重生

其遭遇从去年市场上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就可窥一斑:中国人的出行被联想控股教父柳传志包了,因为滴滴快的的COO是柳传志的女儿柳青;优步的中国区战略负责人是柳传志侄女柳甄;而神州专车最大股东是联想控股;被调侃为“三柳出行公司”。

2014年年初,国际打车巨头Uber宣布进入中国;2014年下半年,快的和滴滴也先后推出了专车服务;2015年年初,神州专车正式问世。去年的出行市场有5种力量——滴滴、快的、易到、神州和美国打车软件优步。

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,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。要活那么长的寿命,它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重要的决定。这时,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,几乎碰到胸脯;它的爪子开始老化,无法有效地捕捉猎物;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,翅膀变得十分沉重,使得飞翔十分吃力。

易到成立的前三年,政策一直是悬在易到头上达摩克利斯之剑,“非法运营”一直伴随着易到的早期成长。

在某种程度上公司和人一样,有命有运,描写人类普世命运的一些经典,用在公司的际遇上依然适用,比如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试想1999年腾讯QQ因为烧钱太厉害马化腾准备60万卖掉,找过新浪,找过当年还在金山的雷军……但无人接盘,当日的遇挫显然成就了今日的腾讯帝国。

周航在6月21日的发布会上也公开宣布:易到日订单已超108万,司机、车源早已突破百万,占纯专车市场30%份额,流水也已超越Uber,位列行业第二。

易到被乐视控股后的种种调整,站在乐视的维度来看,都是常态,都是为了让易到健康成长,当然,所有的调整就跟改革一样,也就是利益的重新调整,必然会动一部人的奶酪。

对人来说,死过一次的人价值观会发生很大变化,他们会比一般人更确切的知道,此生的诉求和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更知道什么样的生命状态是好好活。诚品书店的创始人吴清友,在38岁时,大病一场,让他看透了人生的无常。而诚品书店是在亏损了十五年之后才盈利的。

此时的鹰只有两种选择:要么等死,要么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更新过程——150天漫长的蜕变。它必须很努力地飞到山顶,在悬崖上筑巢,并停留在那里,不得飞翔。

再回到易到上来,易到被乐视70%控股,控股是个什么概念,就是易到以后的大战略服务于大乐视,当然,被控股后,组织架构调整,运营策略调整,人员更迭,都是一种常态,就像鹰的重生一样,必须把羽毛一根根的拔掉,鲜血一滴滴的洒落。

易到,这个于6年前创立的第一家网约车公司,命运多舛。用易到创始人周航的话说,易到是中国互联网江湖里第一个起死回生的传奇。

滴滴和快在最高峰时每天2000万美元的补贴。易到创始人周航在一次发言中谈及打车行业在2015年烧了200亿。易到并没有参与这种疯狂的烧钱大战。资本正在以另外一种方式颠覆人们过往的商业常识,资本所到之处,血迹斑斑,排头兵易到被甩到了后面。

易到的劫后归来在生物界对应的是鹰的成长故事。

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,直到其完全脱落,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。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,鲜血一滴滴洒落。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,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。

乐视牵手易到后,易到劫后归来,易到创始人周航表示仍有能力再战!随后,易到也加入到这场补贴大战中,并在今年6月21的时候,交上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。

当然,鹰不会因为自己拔掉羽毛而死,易到也不会因为运营策略的调整死掉,殊途同归,都是为了更好的活。

易到:鹰的重生。这两天,易到也麻烦不断,被爆欠款客服200万,就像昨日易到COO冯全林所说,一个公司调整策略在所难免,要淘汰到一些不合适的公司,留下一些优秀的,这个甄选的过程和鹰拔掉羽毛无异,为什么要拔掉,只为了更新的羽毛长出来。

5个月以后,新的羽毛长出来了,鹰重新开始飞翔,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!

去年一季度,易观数据显示,滴滴快的、Uber和神州以82.3%、14.9%和10.7%的占据前三名,而易到跌出前三甲。这样的故事在近几年的中国互联网屡见不鲜。一度,各种各样关于易到资金链断裂,以及被并购的新闻就开始在坊间流传。2015年10月20日,乐视牵手易到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